(也只有)这一刻,在静静的墓园

怎么会对墓园如此着迷呢。

也许因为死亡教会我许多,关于生命的事。

当年朋友猝死,叫我认识生命何其虚幻。

今年朋友病逝,叫我重新咀嚼死亡的意义。

或,生命的意义。

 

 

最能守密的是死人。

在电影、戏剧里,通常这句话结束后就是某个角色的死亡。

最能守密,因为死人开不了口。

于是墓园是个很舒服的地方。

死人最安静。

 

 


第六感,据说是人类退化了的本能。

我的,似乎在关于死亡来临这方面仍有所残留。

阿公被送入医院时,我暗里盘算着他去世后不能上学如何交待同学接管我在学校里的责任。

结果一如所料。

某天放学回家,途中突然‘知道’了家里那条狗已经死去这件事。

那一次的感觉最强烈,也不是预感。

而是突然就知道了已经发生、但我应该仍未知道的事情。

也许那是心有灵犀。

大学住宿那一年的某个星期,不时不期然地想起小学校长。

不多接触但总在能力范围以内我看不见的地方照顾我的师长。

然后打电话回家,突然没头没脑地向妈问起他。

妈惊讶说你不问我都忘了告诉你,他刚刚去世。

就在天天莫名其妙地想起他的那个星期里的某一天。

啊,我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庄子说,人之生,气之聚也。

聚则为生,散则为死。

聚散一气。

悲喜一气。

生死一气。


48 thoughts on “(也只有)这一刻,在静静的墓园

  1. 晶妹,那天读到一篇很棒的分享,可是今天进来却找不到那篇,我还没有留言,不晓得是我记错了吗?还是你抽走了?
    习惯那种东西。。。。呵呵!

    • 呵呵,可姐读的那一篇是关于什么,什么题目啊?
      有些文的确被我藏起了,不是抽走
      (我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啊,哈哈)
      就是里头记载的一些人事物暂且不想再碰触
      你若记得,你若不介意,可以直接在此留言

  2. 唔。
    算是好了。
    沒好的話,功課還是一樣要交。

    昨晚我9點就睡了。
    自討苦吃,半夜3點醒了一下。
    哈哈哈。
    太早睡了啦。

    墓園,我只是好奇在想
    華人義山怎麼會有這些大樹。

    關於死亡,我也學不會如何面對。
    傷感,是必定的吧。
    別抑制。。。

    • 近来早睡早起
      十分符合中医师强调的养生作息,哈

      这不是华人义山啊素欣
      虽然不能否认也许也有一些华人葬于此
      这原是欧洲Protestant Cemetery
      华人义山没有什么空间留给大树吧我想

      现在难过少了很多
      只是感慨并没有减少

  3. 水晶
    我到布朗山純粹是要參觀古墓
    因為這些墳墓將會被搬遷
    理由是新加坡政府要開闢新高路
    布朗山的墳墓形形色色
    如一個博物館
    我日後會發表分享

    • 我相信心灵有所感应
      在一开始啊,上帝就给予我们wireless无线沟通方式
      只是也许红尘烦嚣
      因而被蒙蔽了

      你读到了我的伤感?
      我已经是只字不提了,呵呵
      同时为朋友脱离无意义的痛苦感到欣慰也是事实

    • 死去那一刻想来应该也不可怕的
      或许反是释然的轻松
      但是当你确实知道死亡就在转角
      那么等待死亡的煎熬才可怕

      我怕病,我怕痛
      如同我不怕老,但怕老后的病痛、不能自主自立

  4. 兩星期前去了墓園,送送不該這麼快走的好友
    那墓園很大,很多艷麗花卉青绿草坪,感覺清幽祥和!還有一個小湖相伴。
    躺在那兒的好友也很俊,只是。。。不該這麼快就這麼疲憊得要躺下!!
    這圖中的墓園我看過也有經過。
    但從圖中看來,這些大樹都張牙舞爪的,有點懾人!我是這麼覺得。

    • 嗯,我们经历相似
      朋友年轻
      看白头人送黑头人,很难受

      Jo对大树的感想,与蓝湖的感想相对,很有趣
      同样的大树
      蓝湖看到了生命力,Jo觉得张牙舞爪且慑人
      我则看到了荒凉与清幽
      这会不会也是我们对生死看法的一些显示?

  5. 妳怎會有雅興寫著一篇文?

    恍然記得上師說道
    既然死亡是恐怖的
    為什麼不在人生的時候學習死亡
    如此一來生與死共存享受在我們的這一生
    將來死後就不會那麼恐怖了
    死後也懂得如何在中陰身界裡自立自救自存
    生死只不過是一息間的隔空
    這也要看我們用什麼心態來面對
    也許妳或讀者會認為我寫得很容易
    事實上我還在學習當中
    只能在晚間睡覺醒來上廁所時
    不開燈的黑暗中如何認路上廁所
    如何克服恐怖的黑暗……..
    結果被老母大罵我神經病 !!! (別笑)

    贊成正如妳說,死人能夠守秘。

    我期待肖查某的留言解說。

    祝福。

    • 谢谢乐松留言

      你想知道我为何写这篇文
      你。。。能守秘密吗?
      嘿嘿

      我想起以前读阿姜查
      说及死亡无时无刻与我们同在
      因它就住在我们身体里
      无论去到哪里它都跟随
      我们如何能逃避
      如同我们如何逃避自己
      类似这样的话吧,历史久远记忆模糊了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领悟到死是如此靠近(或紧迫)
      死,比起生,还要真实确切
      人不是不知道死亡的存在
      只是我们多都不相信它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怕死吗
      很多事情方面我胆小得要命
      譬如任何种类的云霄车都拒绝玩
      但仔细想来却比较像是一种骄傲的坚持
      坚持说我不能以这种方式死去

      我不笑
      关于你如何克服黑暗
      让我察觉到在熟悉的环境里如家
      自己习惯了不开灯在深夜里上厕所
      睡觉时要很浓厚的黑才能安然入眠
      害怕黑暗应该可以藉由习惯来克服的吧

      最好(嗯,有好坏之分吗?)的死亡大概是没有任何预警之下的情况
      最有福气的死亡也许是在睡梦中
      当然这也只是对于当事者而言罢了
      对于在生的人来说
      任何死亡就是死亡
      任何死亡都不容易面对

  6. 假期依舊工作天。
    我九月要交工作上的功課。
    生平第一次的食物中毒,瘦了2kg
    生病太無聊。
    還是健康就好。

    這個墓園,不一般。
    清幽。

    莊子說的真好。
    活著就是一口氣之聚。
    死了就是一口氣之散。

    參透生死,談何容易。

    • 我说啊你好厉害,生平第一次食物中毒。。。 ^^
      好了吧?
      所以每天醒来是健康元气的,很幸福

      照片看很清幽吧
      悄悄告诉你那里的蚊子烦死人,哈哈

      我倒没期许自己有生之年可以参透生死
      只愿学习以勇气、以智慧去面对死亡

      希望你顺利交上功课咯

    • 当我路过此墓园
      正是被其中大树所吸引
      那枝桠即清幽又荒凉
      正是槟岛的Protestant Cemetery
      也是 Capt. Francis Light 之墓所在

      一年前读Audrey Niffenegger 的\’Her Fearful Symmetry\’
      对其中主要场景,伦敦的Highgate Cemetery 的描述印象深刻
      暗自记着以后游伦敦得去看一看

    • 咦, 你也是同道中人?

      死后要交成绩单
      不看世俗成就
      应该是统计活着的时候爱多深, 痛多深, 吻多热, 泪多少, 笑多甜, 看蓝天白云多仔细, 听海涛风声多投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