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小时候每回发烧都很害怕睡觉,因为睡了就要作同一个梦。对别人来说,那梦也许一点也不可怕,对我来说却是噩梦。 

梦境中,我在熟悉的游乐场,坐在秋千上荡呀荡的。荡秋千是游乐场数个设施中最叫我钟爱的,何来恐怖呢。然而荡着秋千的同时,耳边不住传来男男女女的说话声音,眼睛却不见任何人。游乐场中只得我一人,恐惧逐渐加剧,我想从秋千跳下,秋千却怎么都停不了。秋千继续荡呀荡,耳边仍然不断传来谈话声,冷汗不住流下来,怎么做才可以逃离这一切。。。 

然后,我总是在恐惧加剧到即将崩溃的时刻醒来。回想适才的梦,依然心有余悸。 

这么长久以来,一直对这个梦百思不解。对许多人来说,梦就只是梦,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对于极少作梦或极少记得作过的梦的我来说,一直重复的梦并非寻常事。更何况每个记得的梦,都是当下我的精神状态重要的启示,尤其那些醒来以后一直困扰我的梦,后来都确实在我生命中或是带来巨大的启发,甚或成为转捩点。 

唯独这个梦,唯一一直重复的梦,成了数十年的心头结,不得解开。 

长大以后,也许也因为少了发高烧的缘故,渐渐不再作那个梦了。直到某年某日又发烧,吞了药睡着,竟又作了一模一样的梦。一额冷汗惊醒过来,已是成人的我竟有害怕得想哭的感觉。

 

试过叙述这梦给从事心理辅导的朋友听,希望得到一些指引来解读这梦,却不得要领。结果自己也放弃追究了,反正不再作这噩梦好久了。直到某一天因为他人的爱玩是非,突然恍然大悟,终于了解噩梦的由来,也明白为何好久不再作这梦了。 

话说自小生活在人事烦杂的大家庭里,眼见妈对于严苛的家婆诸多刁难以及多位家姑的惹是生非逆来顺受,我们几个小孩都很早熟,也很懂事地顺服长辈不给妈再添乱。试过有一次,我与阿嫲及几个姑姑坐在忘了开往哪里的车子里,他们说起妈的坏话,一会儿才突然察觉我的存在似的,问我你懂得我们刚才说些什么吗。不过六七岁的我,立刻一脸懵懂反问什么你们说什么。他们松了一口气,而我别过脸去努力把泪水忍住。后来回到家,妈问起我到哪里做了什么等等,然后发觉我脸色有异,问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气话。我咬咬嘴唇说没有,心里想绝对不可以让妈知道他们说了那些话,这样就不会让妈受伤害了。 

又因为妈生了好几个女儿后好不容易盼到了哥,总算为这家族添了丁,因此功成身退。岂知几年后意外地怀了我,长辈们都冀望再来个儿子,谁知道又是个女的。小时候的我极有绘画天分,那些长辈每每赞叹以后,总会以充满遗憾的语气说,可惜是个女的。又听说了我的学业成绩,点头称许之余,必然又极其惋惜地说,这若是个男的就不得了了。 

那时候的我很不服气,只是男生就很了不起吗?虽然哥及姐姐们都说身为老幺的我最受宠,羡慕我与父母的关系可以亲如朋友,不像小时候他们与父母比较严谨拘束且有所距离的亲子关系;可是小小的我却知道爸对哥的管教尤其严格及谨慎,就因为他是家里的唯一儿子,还不时提醒阿公阿嬷不可宠坏这长孙。爸很宠爱我,这点毋庸置疑,但同时我总不免想因为我是女生被宠坏也没关系,出嫁了就不关这家族的事是吧。这样的念头时常浮现,也许因此特别调皮,有点带着看你们可以把女生纵容至什么地步,便可窥见女生如何无关紧要的意味。 

于是一直抱着与哥较劲看身为男生的他到底有多了不起、要看看长辈们最终是否仍会单单因为我是女生就要为我的成就有所惋惜,同时要争气让妈可以以我为傲,不再被他人轻视欺负的心态,一直非常非常地努力。

 

直到那一年考试成绩放榜,当时与哥念同一所大学的朋友后来对我说,那天我还想打电话问你成绩,遇见你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哥,我还没开口,他就迫不及待与我分享好消息。我听了,愣住了。第一次,我发觉一路以来视之为目标的假想敌,却是为我成就如此单纯快乐的人。而我,在他达到成就的时候,开心之余却也暗自想,我必须胜过他。 

到了这时候,也不再听到长辈为身为女生的惋惜了。 

可是我还是继续非常非常地努力,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叫家人尤其妈开心。 

我不曾上幼儿园,七岁直接上小学念书,是班里少数没上幼儿园的学生。在不知道何为考试的懵懂下考了生平第一场考试,然后又意外发现竟然还有排名这玩意。取得成绩单的那一天放学后,三姐骑着脚踏车来载我回家,坐在后座的我却费劲压抑自己,不让自己一如往常地一五一十告诉她当天上学的点点滴滴。好不容易挨到了家里,见到在院里的妈,立刻告诉她我考了第二名。谁知道她笑笑说,不是第一名吗,第二名就这么开心了。 

当下只觉一盆冷水往头顶浇下。刚上学时,我发觉许多生字同学们早就会认会写了,老师教的歌曲他们也朗朗上口,唯独我都是初体验,所以才会为第二名那么兴奋啊。多年后,提起这事,妈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让我有白白用功了的黯然(误)。

数年前在为继续或放弃执业两难时,打了个电话给大姐寻求她的意见,我说,我犹豫的是放弃会不会让父母失望。大姐问我,你知道在这个家里,你拥有我们所没有的幸福是什么吗?在于你一直都享有选择的自由与能力,那么你的最大责任就是要为自己着想地去选择。你不要以为我们期望你在事业上该有多大的成就,我们只希望你快乐,所以选择让你自己快乐的事情吧。你快乐,我们大家就快乐了。 

那一刻,电话另一头的我泪如雨下。一次又一次,我发现自己努力的目标与假想敌都是一厢情愿啊。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学习如何为自己努力,为自己作抉择。从小到大的这许多年来,为了一句话,就对自己如此苛刻,与自己过意不去,真是愚昧呢。 

这就是为何后来我都不再作那噩梦了。那见不到的人们的闲言闲语,或心爱的人无心的一句话,如此恣意摇摆我的生活。秋千果真无法停下吗?只要把双脚摆下踏地,就可以终止它的摇摆,受蛊惑的是我那双耳朵,被迷蒙的是那颗心,才叫那双腿软弱。

6 thoughts on “梦魇

  1. 我也沒上過幼稚園,也是那種抱著懦袪心理七歲直接上一年級的孩童。
    若有所思夜有所夢永遠是夢魘的根基。
    我們的家境情況都很類似,大家庭。
    祖小時候同樣的夢魘就是常夢見一個大圈圈(像泡泡球),圈圈一直膨大一直膨大把自己包圍住透不過氣來那種窒息感,常常醒來就很沮喪和困擾而哭泣。
    現在這個夢魘不再出現。

    • 在大家庭成长的小孩,长大了是不是都比较独立、享受一个人时光?
      祖的梦魇蕴含的情绪,我可以体会。
      无论过去如何,多多少少影响、造就今日的我们,但我们又不单单只是过去点点滴滴,我们多于我们的过往,可以跨越从前,不受拘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