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进一家咖啡馆,里头只有一桌客人。那对情侣用着早餐,各自低头看手机屏幕。咖啡馆里很安静,正合她想要阅读的心意。

她翻阅了菜单一会儿后,示意一个年轻的侍应生过来。当他走过来时,她低下头看菜单准备点餐,冷不防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抬起头,见侍应生站在身旁,给她看手里握着的点餐小簿子,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以英语写着“嗨,我是失聪者”。她立刻对他点点头,开始用手指点餐。

现在连邻桌的客人都结账离开了,剩下她和两个侍应生,偶尔来两三个来买咖啡或选择坐在馆外的客人。她读了几页川端康成的《古都》,抬起头望见对面墙上馆主用Scrabble 的字母方格,拼了那句约翰。列侬著名的歌词:‘你也许觉得我痴人说梦,可我不是唯一的一个,我希望有一天你也会加入我们’。小时候长假和兄姐成天玩Scrabble用尽脑筋拼词争最高分,或是在大富翁的香港图版上收购地皮如何把他人搞垮破产的情景即刻浮现脑海。那时候的电视节目很无趣,既没有电脑也没网络,玩游戏就是面对面坐下来,把图版摊开,把方格或卡片平分,一边玩一边说话。即使很多时候会玩得不欢而散,可之间的沟通是直接、紧密的。

方才看见侍应生小簿子上的文字时,她的心颤了一下,不为惊讶,而是生病独自窝在家休息了两天后,那是她与他人的第一次面对面交流。轻轻的拍打,以及一句简单的句子,竟然比她过去两天和他人通过手机的沟通还来得直沁入心。

喝完咖啡,她离开咖啡馆,想去敲敲他的办公室房门,直视他眼睛说‘嗨’,面对面说说笑笑。

 

 

 

8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