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的温度

妈给两个小瓜裁缝了睡衣裤,乐得他们喜滋滋。在电话听说了,也只能想象他们的欢喜。孰知一个回来后,特意给我看那件裤子,一再强调两个重点:阿嫲手作的;阿嫲为我特作的。另一个则没和我提起,后来才听说新缝衣裤拿在手里,他可是喜出望外,但却说不会让我看到,因为没我的份。

我这才完全了解他们开心的程度,确实出乎意料之外。两个小瓜物资生活优裕,我一直担忧他们被虚荣宠坏。可喜的是他们童心未泯,仍保有一颗懂得珍惜情意的纯真心灵。同时,觉悟也许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小时候穿的就是妈妈的手作衣服,对于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手作衣服习以为常,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如此想来,真正富裕奢侈的人似乎是我,那又是否意味着小瓜精神层面果然贫穷?

这当中享受喜乐的程度不亚于小瓜的,当然是衣服缝好后夜里躺下才发觉腰酸背痛的妈。爸在世时坚持只穿她裁剪缝制的西裤,如今又得心爱小瓜欣赏,那份满足无疑饱满有余。我们姐妹大概是遗传了她这方面的基因,自小学习且在闲余时倾注精神于于各样手作工艺:缝纫、十字布刺绣、毛线编织、中国结等等。这些都是创作的各种面貌,见证且全神投入于从无慢慢到有的过程,这当中的满足感不在言下。

创作本身肯定给予创作者无比满足感,然如果是为某人特意做的,意义自然更是深重。一针一线,都穿插了惦记那人的念头,蕴藏了一点一滴但愿那人喜欢的想望,钩织着赠与那人的串串祝福。难怪收到手作物的那人快乐,做的那人也欣喜。手作礼物的深厚温暖岂是工厂大规模、千遍一律、欠缺独自特性的产品所能媲美。

两个小瓜果然识货,有幸穿上阿嫲手作的衣物确实应该如获至宝,那可是许多人无法享有的幸福。手作睡衣穿在身上,可以感受到阿嫲的手的温度,仿佛被她慈爱的双手环抱,夜里的梦也香甜许多吧。

某日,与久违的朋友见面,收到手作兼山长水远地特意带来的饼干,感动久久。

5 thoughts on “双手的温度

  1. 小时候穿的衣服也都是妈妈缝的,就是简单的上衣与裤子,没挑剔,就是一种幸福。
    你妈妈可巧手了,缝制那样的衣服,要有很好的手工。

    • 当时的我有时却会羡慕朋友身上现买的衣裳呢,如今回想自己穿着的才是独一无二的妈妈温暖。
      妈妈的确手巧,很多东西都会做,但是她老是对我说,我到了接近老年大概太累了,又被人要求做某样糕点时,突然嘴巴吐出一句‘我不会’,自己也吓到了,但是对方立刻只说那就不必了,才知道原来一句‘我不会’就可以不做。她总是和我提这事,然后说她太迟学会这句话。

  2. 媽媽雙手的溫度卻上心頭!

    我小時的睡衣和裙子也多是媽媽雙手縫出的愛的衣裳!是的,惦著夢裡也會笑!

    • 也许那个物资较匮乏的年代,反而享受到了更多手作的温暖吧。

      我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祭拜祖先的每个糕点,都是阿嫲、妈妈亲手揉面团、一一搓形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